战在「疫」线,他们这么说

2022-06-01 11:31:17


WonABLE黄宝 | 题图

Summer | 编辑

《WonABLE黄宝》编辑部 | 出品

4月19日下午1点多,我正在开月度的党员学习会,突然接到了电话,说66号厂区被划到管控区,要封起来了。我立马缩短了整体的会议安排,2点之前和行政部相关人员匆忙赶到现场,那时候现场正在外围围上围栏。

▲分厂区围栏 ©WonABLE黄宝

 

通过跟政府人员一番沟通,我们马上回总部,一边向公司高层做了汇报,一边开始着手部署工作。

 

光统计66号人员这件事,行政部门就花了很多时间。因为这个分厂区里除了我们的员工和家属之外,还有在此办公的其他公司人员,一共三个单位共用,还包括他们公司前来送货被困的几个快递员。行政同事包括徐海燕在内一一作了摸排登记。

 

因为新冠患者在确诊之前曾去过分厂区附近的一个菜场,我们当天同时去过菜场的一些员工陆续变成了红码人员,有一些当天被市疾控中心接走隔离了,有一些要第二天再接走,那19号当晚,我们就要安排出十几个空宿舍给他们单独居住。这一点要表扬行政部门的耐心工作。

 

我们的一些中层管理人员和核心员工也表现得非常好,主动起到带头模范作用。董晓庭(车间主管)、姜志贤(车间主管)和郑主任主动把自己的宿舍让出来,让红码员工隔离居住。董晓庭和姜志贤两人当晚直接在会议室打地铺了,郑主任则抱着自己的被子在车里睡了一晚上。他们这种团队精神意识也非常值得表扬。

 

还有行政经理方丽,她的小孩不满周岁,下班回家后跟我们远程联系工作部署。我跟她通话期间,还听到她一边哄孩子一边对接工作。

 

在整个疫情管控期间,党支部最主要的还是外联工作,跟联企干部对接,争取公司的最大权益,积极了解市里的管控进程。另外,配合我们后勤部门一起做好员工服务工作。通过跟上级部门的协调,我们选择自己的食堂厨房配餐,每天根据分厂区需要的餐数进行配送。前期,我每次都会一起送到围栏外面,连负责围栏管控的工作人员都觉得我们公司这么体恤员工,做得不错。

▲管理层和员工不分职务,都在帮忙给封锁的同事准备配送饭菜。 ©WonABLE黄宝

 

66号厂区里的其他公司封锁人员里,有一名孕妇,略感不适。党支部也积极对接,在她送医检查后,跟相关部门争取,让她回家隔离。

 

5月3日,得知当晚要解封的通知,我及时跟公司传达了信息。大家这次同心协力,经受了考验。突如其来的困难,也是一场历练。

19日那天晚上,最辛苦的还是杨总和行政部的徐旭东,我和海燕(行政部及生产中心文员)配合协调。他们都忙到半夜,杨总应该是在公司沙发上小睡了一会。

 

当晚最困难的还是宿舍安排的事情,分厂区里还有其他公司的人员,包括他们的几个来送货的快递员,我们尽量腾挪出几个宿舍给他们使用。

 

另外就是一些红码同事还没转运走,需要独立的房间。除了部分主管主动让出宿舍给红码同事单独居住,我们还逐一联系,征用了一部分出差同事的房间。

 

其他同事也非常配合。有几个同事因为与确诊者有「时空伴随」现象,先后十几个人变红码和黄码,有些是次日接走,有些需要在宿舍一直隔离,我们食堂没有早餐供应,网管韩高键连续好几天为隔离的同事带了早餐。

 

红码同事被转走到集中隔离点之后,也是他和另外两位行政同事(黄凌、梁平凡)一起去消毒、收垃圾、做卫生。

 

管控的半个月里,我们做了好多次核酸检测。杨总跟朋友公司调来了遮阳棚,我们行政部一起贴两米线,拉隔离带,接送检测人员,样本也是我们自己送过去。

▲行政部同事在布置核酸检测点。 ©WonABLE黄宝

 

被管控的66号厂区,我们获批可以自己送餐后,每天会统计人员早午餐,按照定量,分装好送去。另外,因为没法送早餐,公司还特意购买了不少物资,比如大米、面粉、面条、早餐配菜等,让分厂区员工搭伙解决早餐问题。

▲为分厂区准备的一部分食材物资。 ©WonABLE黄宝

 

多亏了黏胶项目负责人黄耀祥,他就住在66号厂区,还好有他在,统一指挥,井井有条。

 

生产这块,石总(生产副总石青松)安排了紧急会议,重要岗位的本地员工像吴响明、范重威、董晓庭、方晓秋、盛卫伟、谭小明等都住在厂里,避免因居住小区管控而影响。还有些被隔离的主管,远程统筹部门工作,另外一些生产岗位进行轮岗或临时调动,总体上不影响生产进行。

 

很感谢各位同事上下一心,配合得当,整个工作运行才会有条不紊。

我的宿舍就在66号分厂区,所以跟这么多同事一起被封了半个月。

 

这15天里,最主要的三件事:做核酸、吃饭,以及安抚大家的情绪。

 

刚开始三天,核酸是一天一次,后来就变成两三一次,最后快到解封的时候是一周一次。

 

我们这么多人里,有不少是黄码的,刚开始是混乱排队的。我觉得这样不行,一个是不利于防疫,二是效率也很低。第二天开始,我就要求黄码人员和绿码人员分开排队,两个方向。

 

每次核酸的时间很早,都是清晨6点半到7点,有些人会睡过头。根据名单,我安排同事做核对,检测完一个就勾选一个,没下楼的,及时打电话通知,确保不漏一人。

▲66号分厂区核酸检测井然有序。 ©WonABLE黄宝

 

吃饭问题,公司行政部门安排得很好,每天送饭来。我主要是做好统计的工作,有些同事自己住处有开火条件,不是每餐需要公司供应,每天我做午餐晚餐两次统计,避免浪费。

 

早餐公司也送过,但因为需要很早采购,给公司带来太大工作量,所以我们就申请了一些食材物资,利用分厂区的餐厨设备,大家自行安排。每天我做了早餐,会在群里问问谁有需要。至于黄码的同事,我们就亲自送饮食上门。

 

总体上,大家还是平心静气地共渡难关,但越到后期,情绪上难免会有一些躁动。安抚情绪也成为一个重要的事情。尤其是到5月3日那天,到处有各种解封的小道消息,但我们又未曾明确得到通知,大家难免有些不安。直到下午,得到可靠的解封信息后,我也这才如释重负。

▲解封当晚 ©WonABLE黄宝

后  记

参 考 资 料

[0] 声明 | 为同行交流非商用,若有误用,请联系删除

 

+86 579 82977751

周一至周六 8:00~17:00